红鼻子战队

原创作品交流小组!

【零】光和熱和影子(R13)

常青藤一缕缕抽丝般生长,合着柳树一起将藤梢浸入水中,天空泛着碧蓝,云层轻圌盈且悠远的漂浮,远处的山色苍翠,像是罩在雾里的城市。

银发少年扯着水洗蓝长袍跪坐在水边,碧绿大湖映照着他瓷白泛着病态的脸庞,一两只红喙的水鸟偶尔在他身旁的浅水里停歇。

只有我一个人了。他想。

光与热与影子


库拉和RK的关系其实说起来很简单,肉体加行为的合作,但是缘由却是一时半会扯拉不清的,仔仔细细说出来得耗个三天三夜,简称孽缘。

那就算姘头呗。

一开始我也没想这样啊。——第一次被RK压在身子底下的时候,库拉委屈的想。

那时候他们刚刚躲过骑士团的追捕,一身是伤且疲惫无比。

骑士团长要忙很久了。RK甩甩手上的属于骑士们的血液笑起来,从贴身口袋里抽圌出根烟叼嘴里没急着点,初春的夜风呼呼地吹着,掀起他的蓝色棉袍,纤细的身形明显,发丝也不老实的晃,一丝丝一缕缕抚着额头。

库拉看着蓝发的青年,笑嘻嘻贴上去,道先生来一发?末了蹭上两下,嘴唇贴过去含圌住对方手指吮圌吸,舌头滑滑溜溜绕着那骨节分明的指头舔shì,RK收了嬉笑的面孔没理他,良久抽圌出手指甩甩上面唾液,说你别后悔。

他答好啊,你家我家?寻思着这回是我整的事,不然就请人家到自个家洗个澡住一夜嘛,身体遵循思想发出了邀请。

一跨进卧室rk就把他摁床上了,两人热切的接吻,舌头纠缠厮圌磨,唾液滑至嘴角,互相撕扯对方的衣服,抚摸。然后便是肉碰肉,咕啾咕啾,粘腻肉体合着汗水与体圌液碰撞,趴在那里承受着冲击,库拉迷迷糊糊觉得还不够,填不满,于是将臀圌部翘圌起来,更加用力的吞吐着属于对方的性圌器,感觉那根东西在体内搅动,内脏都在跟着颤抖。那人低低喘息着含圌住自己耳廓,舌头也挺卖力的舔圌弄,弄得他感觉挺痒痒,恩恩两声就感觉眼前一白,体内有什么东西流淌,炽圌热的、温暖的。

****
库拉先洗的,然后是RK,在他的同伙哗啦啦与全身汗液作斗争时他不知怎么回事脑子不对味了,脱圌光衣服又奔进浴圌室,猛贴上RK身子像条八爪鱼一蹭一蹭说先生我还是好寂寞啦快帮人家……第二天醒过来腰酸背痛一身青紫思想满足,起床呆未退时库拉还认真思考过自己是否被外星人强圌暴了。

然后转过头,看见了那颗毛茸茸的蓝色脑袋,一瞬间想起了昨晚的荒唐。

RK之前嘟嘟囔囔说着什么来着?

瑞琪。

啊哈哈。

他仰起头笑起来。

***

库拉最近一段时间没怎么见RK了。

有点想他呢。

百无聊赖的托腮立于窗台,看着城堡外皑皑白雪,银头发法师思考着是否要去看他顺便再来上一发。

换上便装他逛逛悠悠进了庄园,一片平和,熟练翻进RK家发现一片混乱,地上有坨碎纸,勉强地牢俩字看得清晰。

他扑了个空。作为一个整天去庄园干蠢事再心满意足被痛扁的法师来说这不算什么,返程时梅花开得艳,灯火冉冉一片歌舞升平,雪花成片落地,他寻思捡张报纸瞧瞧实事,就发现头条血红。

[骑士团长与怪盗的不伦之恋!恶德之花盛放于庄园!]

我圌艹晚了一步!库拉骂两句接着往下看,发现事情进展真你圌妈尿性——现在骑士团长下落不明。

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这群乌合之众干了什么,下落不明这种冠圌冕圌堂圌皇的借口用的恶心,其性质恶劣不亚于躲猫猫死,库拉也没说什么,跨上扫帚往地牢飞,一路上风呼呼掠过耳际,地下行人小的像蝼蚁。

真想碾死几只。

***
到地牢的时候库拉知道自己又晚了一步。

怪盗躺倒在一只笼子前,骑士和警圌察们都撤走了,大抵是有绝对的自信RK走不了,他定睛一看,笼子里是瑞琪,肚子瘪着像是被锤子砸过,马上就会断气。

学过魔法的都明白这招很他圌妈恶毒,笼子是个吸收器,外面的人接触一下子器官的生命就会被吸收,释放给笼里的人,瑞琪肚子那么瘪,八成是器官都回复成幼年状态了。

伉俪情深。他酸溜溜想着跑过去,RK气息奄奄笑的风华绝代,道先生啊我没法和你再来一发了,不然你戳我?

库拉没答话站那看着他,RK也不在意他不回答,喘着气自说自话,瑞琪能活着吗?

库拉仍没答话,RK明白了,于是问,我还能活着吗?

库拉觉得自己再这样就成哑巴了,可他真的说不出话,但RK也懂,眼神一瞬间释然了,抹一把下巴上的血说啊哈一起。真好。

好你圌妈。

库拉哭着坐地上,把口袋里的青春圌药水掏出来说RK你喝了它还能活……RK打断他问那瑞琪呢。

库拉梗在那了。

青春的宝贵在于它的短暂呀哈哈哈。RK笑着晃晃手,不和你抢那青春激素了我去找瑞琪。

然后他俩都没说话,那边瑞琪似乎是回光返照了,哆哆嗦嗦爬到笼子边,把一只手伸出来。
RK不置可否笑了笑,伸出一只手抓圌住他,两人在地上面对面十指相扣,一起阖上眼,平缓的呼吸声越来越微弱,到最后归于静寂,整个屋子只剩下库拉哽咽的抽泣。

他站在那看了半响,手指一弹一个小火星呼啦呼啦跳下来。

地牢整个被点着了,火焰噼噼啪啪燃烧着像是旋转的星云,库拉逆着炎向外走,火光冲天,映着他的袍子一片红。

***
青年从水边站起来,他拍拍袍子上的灰尘,向远方走去。

不过也不错。在风中他想。


FIN


热度(2)

© 红鼻子战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