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鼻子战队

原创作品交流小组!

【十月主題·林】——【阿鏡】

森林这种适合适杀人藏尸阴森恐怖的地方庄园从来不缺。

当然,如果可以把刺鼻的铁锈味和斑驳的红色从视线中抹去的话,这里姑且可以算得上是个很不错的地方。


库拉站在树林正中央,抹去脸上的血迹,血液干涸后形成的暗红色斑块稀稀疏疏的分布在紫色绸缎的各个部分。魔法师歪了歪脖子,“咔嚓”一声,颈椎处发出清晰的肌腱收缩关节软骨绕动的声音。然后他就一直保持着这个怪异的姿势同往常一样将双手抄进宽大法师袍的口袋中。

紫色而被几乎所有人都视为不祥的瞳孔高高仰起,覆盖于左眼眼睑处的一滩红色液体将视线内的天空染成稠黏的红色。

库拉甩了甩前额过长的刘海,踏过满地的红色,鞋底碰触到液体表面发出轻微的音响。

——“他们很讨厌你。”

——“很讨厌你。”

——“讨厌你。”

晚饭后临近落日的晚风恰巧在这种时候吹过,密集的翠绿色树叶重重叠叠地集体随风晃动,窸窣的声音接连不断传入耳中。本就毫无规律可言的风声却在秩序井然悉数灌入耳中后衍生出一句句尖酸刻薄的话语。

此刻踮着脚已经可以看到百米开外居民楼房顶上的烟囱——虽然现在的庄园早已脱离19世纪初的时代背景,但在历代君主都毫无创意强调“民风民俗”的这一政治因素下,还是保留了一些半世纪前的复古建筑——烟囱中已经开始飘出烧水洗澡——自来水龙头早就挨家挨户安装完毕,可是“勤俭节约”这一理念仍适合住在庄园边界的老一辈的居民们——时的白色烟雾。

该回去了。

库拉这样想着,身体已经有些不怎么协调地向一边倾斜下去,不过到底还是魔法师,一个跺脚稳住了身体。

天空中白寥寥的天光像鱼尾一样滑过他略显苍白的脸,红色的液体在突如其来的大力拍击之下向四周溅着水珠,荡漾的表面倒映出伫立在地表的黑色人影。库拉顾不上浑身的血渍,打出一个沉闷的响指,然后消失在一片紫色的漩涡中。

布满森林的厚实土壤开始吸收地表的液体作为营养提供给其他生命,和天际边半掩的红色天体一样消失得彻彻底底。



因为摩尔学院已经在很久很久以前就明文规定了不许在学院内使用魔法。当然这条规定在大多数学生看来都可以和其余的规定一样统统无视掉,所以其实在事实上也就只有唯一一个会魔法的库拉会遵守这个规则。
所以这个根深蒂固的规则让库拉在离大门还有两百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所以当天摩尔学院百分之六十的人都共同目睹了学员中传说会魔法的库拉同学满身红灿灿布满不明液体踉踉跄跄地扶着同为传说的优秀好学生菩提走进宿舍。
这件事曾作为学院新闻红遍全庄园一时。
用当事人库拉的话来说就是“我靠不过就是为民除害杀了头龙么你们至于保持这种态度么”。
就在当天,库拉回到宿舍后第一件事就是抢过菩提的白衬衫拿了一条毛巾就走进了浴室洗澡顺带清理伤口。

虽然全庄园最好的学校中的各种设施并不空缺而是出人意料般齐全,但对于从小看惯了魔法闪电刺眼光芒的库拉来说,即使开全了浴室天花板上悬挂在正中的四个500瓦大灯泡也只让他微微眯了眯淡紫的眼睛。
水流从莲蓬头里倾泻而下,也许库拉擅自的心理作用让自己觉得这股水流似乎积蓄不少怨气而刚刚那一瞬间全部发泄了出来。
眼角下狭长而与众不同的倒三角在水流的冲洗下变得越发扎眼起来,库拉将碍事的长发束到脑后,半个身子在雾气氤氲的镜中呈现出来。
库拉随意在镜子中抹出一块清晰的区域,借着镜中的勉强算得上清晰的的面积开始数身上的伤口。
——大伤不多,伤势主要来源于失血过多。
——这样就好了。

库拉松了口气,放下心理压力后突然觉得伤口也不那么痛了。那么如果明天会有人来找我打架的话应该对付得了吧。这样想着,嘴角突然就莫名其妙地拉出一道讽刺的弧度。
有很多人看不惯库拉不管是出于真心还是跟风。

总之有着孤僻症的法师在这个学校里总是其他人饭后茶余的笑谈,不管是出色的成绩还是清秀的长相又或者是传说中的魔法传人并且还和成绩优良的菩提勾搭在一起,这些条件早就足以让不良少年将库拉树为“各种不顺眼找抽”的对象而频频挑衅。
雾气再一次弥漫上了落地镜,先前被抹开来的区域在库拉眼前再次慢慢模糊。
——因为他们很讨厌我。
——该死……!

库拉觉得头有些像要炸开的前兆,黑龙濒死前嘶吼着从喉管处喷出一大团炽热的火焰所带来的不适此刻有些蠢蠢欲动想从心中翻滚而上,库拉记得那条还未成形的龙的眼神,冰冷狠毒,白色浑浊的瞳仁中倒映出自己毫无血色的脸。
说实话他很讨厌这种感觉,就像看到同学们从他身边走过一边窃窃私语一边看着他轻笑的场景一样。

因为之前这条龙告诉过他,说你也不过是个另类,你也不过只是未成年,要是你真正成长起来后不要妄想摩尔庄园的人对你像现在一样好。你终究只是个祸害,尽管我们都一样。我们都会被他们杀死。
……然后你就会失去温情的一切,包括现在你所向往的生活,他们很讨厌你。
库拉闭上眼,自来水从额际滑落。
直到现在还不清楚那个诡异停顿后类似于诅咒的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库拉旋开温水的按钮,铺天盖地的流水声充斥着整个视野,当然还有不少水珠进入虹膜是带来的酸胀疼痛感。
——“他们很讨厌你。”
——“很讨厌你。”
——“讨厌你。”
穷凶恶极的诅咒在大脑回路中盘旋,挥之不去。
“我说库拉你是淹死在里面了吗快出来啊啊啊啊姜汤熬好了喂你就让我省省心行吗?”
……不过现在貌似搀和进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他揉了揉太阳穴,把水流关小,再仔细听外面的声音,室友菩提踹门的声音和平时不怎么喜欢此时却看起来挺温暖的姜汤味一齐飘进玻璃门。
库拉吸了吸鼻子,套上衬衫走了出去。
“正好我饿了。”

热度(2)

© 红鼻子战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