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鼻子战队

原创作品交流小组!

【奈特】紅鼻子戰隊默示錄

紅鼻子戰隊默示錄

 

 

第一章:总之,是这里了吧 

秋天,至少在游戏中是这个季节。我站在托托尼克尼西亚复古商业街的街口,拿着一封迁址信蛋疼的站在这里。我的感官系统闪过秋风的寒意,但是你妹的这寒意也快赶上冬天了。我确认了一下自己穿着的是战队的队服,而不是那件中式大爷装才迈步走进那条街。 

直到昨天,我才从哈金那孩子那里接到战队迁址的通知函,之后我就不禁头疼了。 

本来原址那里跟农场似的,正好可以培植点红鼻子茶也挺好,非要搬到这里,当然购物是方便了,只是交通安全问题没有把握,即便游戏里面被车撞了不会死。 

等等,如果是战队和战队之间要开打了也有可能,但是这种生活系玩家居多的公会应该不会引起什么争端的吧。 

我蛋疼的脑补了许多队长副队与其他战队队长副队掐架的情景,之后就淡定迈开步子走向了这条蛋疼的街道。 

但是总感觉石头私奔了战队里面绝对在分他尸,就这样忙忙叨叨的进去指不定会被一同分,于是我从地上捡起了块不合时宜的板砖,一步一步向商业街迈去。 

十分钟后,我在自家战队大门前站好,看着面前与周围不符的大铁门,斗着胆子敲了敲门,到第三下的时候,门忽然开了。 

我听见了里面有点诡异的声音,似乎是苍的。 

“为了增进我们的感情,像这种团队活动你也要参加,来石头!” 

我正想破门而入却听见了磨刀的声音,惊出一身冷汗,心说苍老师即使您老是世界的我一来战队你也不要这么迎接啊。 

之后我静静的在战队门口等着,听着里面的喧杂声。 

“谁也别想抢他妈的肾” 

“谁也别想抢菊花!” 

“嘿,我的XX” 

“夷?红鼻子呢?!” 

“不,苍黑掉了。” 

…… 

我只感觉到了后背发冷,似乎我一进门就能看到那位内脏被分了的仁兄。 

我在胸口画十字,淡定的望着门缝,忽然我听见了。 

“红鼻子似乎滚到了外面,零你帮忙把红鼻子拿回来。” 

我听见了零的脚步声。 

“三,二,一,推!” 

我身后也不知道是谁推了我一把,于是我就倒进了大铁门里,一头栽到了地上,一抬头看见了苍老师在不远处的椅子上很淑女的坐着。 

“呦!奈特,欢迎回家。”

 

第二章 刚换地屁股都没坐热乎 

其实我很庆幸我没有戏剧性的一头扒开门栽倒在零妹子的怀里,否则我一定会被告知袭胸。我目前是不是应该感谢一下我的大姨妈和我的七舅老爷呢?其实比起试试把妹子的胸当靠垫我还是比较想试试苍老师的,还有她上次答应给我的写真集还没给我呢。 

我跟苍老师要了三次,可是她都没给我。有时候我想,如果我是队长,跟她要写真她会不会给呢。不过恐怕队长要找吃她,她都乐意吧。一想到这里我就开始扶额,有时候真心觉得自家副队好厉害的样子。一想到这里就不由自主的拜倒了。 

“你在脑补什么。”幻子走了过来,顺便从她的内裤里毫无节操的拿出了飞镖,如果是外人看见这一幕的话一定会吓傻了或者是笑喷了,而司空见惯的我只是用死鱼眼来应付应付。 

“没脑补苍老师。”我捏了捏有点难受的眉毛,脑袋有点疼,早知道不连夜赶稿了。 

“不过最近苍很少在这里,她等会又要出去。” 

“soga。” 

“你就不想问我们最近在这里干什么吗?” 

“干什么?” 

“啊啊,最近半夏当起了美食猎人。” 

“美食猎人?是不是去各个餐厅去找好吃的,之后发到网上去推荐的那种?” 

“不~是~哦~”我似乎看见了那货脸上忽然黑了,眼睛变得一闪一闪的十分可疑,于是自觉的后退。 

“是采集新鲜的红~鼻~子~之后找到新的吃法哦~”她饶有趣味的说着,我也假装饶有趣味的听着,却早就发冷汗了。 

“啊,是嘛,最近……发觉到什么吃法了呢?”我抽了抽嘴角,有一句没一句的继续搭话。 

“恩,我们琢磨出好多好多的吃法呢!”等等,这个少女的眼睛怎么成星形的了,还有这么少女的气氛是怎么回事!? 

“从最简单的说~起~好~了~” 

“有红鼻子茶~红鼻子糕~菊花炒红鼻子~干扁菊花~” 

等等,干扁菊花不算吧。 

“红鼻子果脯,炒红鼻子,炖红鼻子,烤红鼻子,清蒸红鼻子,红鼻子粥,茶叶红鼻子……”

“总之,有好多好多吃法哦~” 

她越是这样我就越毛骨悚然,因为这么大数量的红鼻子食材,是要让半夏学姐宰了多少个新人啊喂! 

我已经似乎看见了好多好多的新人的尸体,他们的死因只有一个,被半夏大大割去了他们赖以生存的红鼻子。 

想到这里我就不堪入目了。 

世界啊,谁来救救这个呆在这个奇葩里的人类我呢? 

 

第三章 开始正文吧 

暗灰色的天空,怎么看都有要下雨的征兆。这是一片规模很大的废墟,红鼻子战队的部分人员在三天前来到了这里。我们首先能看到的是废墟的角落中,身为副队的短头发家伙正在用一条看不清楚是什么材质的布擦着一把匕首。之后便能看见哈金正在旁边蹲着,顺便在附近寻找着能当做武器的东西,很幸运,她看见了一根钢管。 

而我正在废墟的一角歇息,因为不知道何时敌人会来。这是一场战斗,要证明我们是整个游戏的最强战队的战斗,而我们的敌人,他们的任何情况,我们都不知道。 

这一回合,人妻零因为胸部太大而中弹,又因为敌人的进攻太猛烈,导致队员在整片废墟中失散。 

我又检查了一下,发现除了人妻零剩下的人都还活着。不过,我目前只能看见幻猫和哈金。 

“喂,要压缩饼干吗?”幻猫举着一包有着银色包装的大葱口味压缩饼干问我。 

我摇了摇头。 

“冲出去,如何?”之后我便提出了这个建议。 

“会死的,战队的基本要求是减少伤亡。我们目前能推断出敌人的武器是远距离射击性武器。” 

“可恶,”哈金忽然说话了。 

之后又是沉默。 

“无线电联系上其他人了吗?”幻猫问我和哈金,之后我和哈金接着摇头。 

气氛很凝重。 

如果敌人能冲出来和我们正面对抗,即使肉搏也没关系,可惜目前我们只能这样。等等,如果我先用变形武装飞出去,之后挡出他们的火力呢? 

可惜开启变形武装的权限会消耗太多的体力。 

“副队,我有一个计划。” 

“说。” 

“我用变形武装……” 

“够了,”他打断我,“变形武装只能用来对抗boss,如果你现在用变形武装的话,那对抗boss的时候怎么办?” 

“用九月的魔法啊,单体攻击也很有效。” 

“你错了,这次的boss属于机器人,魔法对它无效。” 

“等等,如果你开启武装之后,让幻猫发布指令,之后在你吸引敌方火力的同时我们聚集队员呢?”哈金问。 

“这我想过了。”幻猫道,“如果这样的话,只怕敌军太聪明了。” 

忽然,有雾过来了,忽然有人吹了一声口哨。 

“是谁?” 

“不知道啊。” 

“先等等,别走啊奈特!” 

他没说完,我就冲出去了。 

knight“变形武装——瓦尔基里,权限开启。” 

GM“了解,瓦尔基里,中级模式权限开启。” 

巨大的钢铁翼将我拖向了天空中。在一瞬间变形武装启动,我的身上被盔甲包裹住,从外表看就像一个会飞的机器人。 

GM“权限时限,一百秒。请指示。” 

knight“搜索我方人员,修复无线电。” 

GM“需10秒。” 

knight“ok。” 

…… 

GM“修复完毕,另有一封无线电信息。” 

幻猫“撤退。” 

…… 

地面。 

灰色的废墟中,浅褐色头发的女人如仁王般屹立。 

她的背后是一个蓝头发的不明性别者。 

“怎么样,你走还是我走。” 

“你走。” 

之后女人将蓝头发推离了废墟。 

此时,红鼻子战队,撤离完毕。 

“苍!” 

 

第四章 没有苍的红鼻子不是好红鼻子【喂! 

开往市区的车上,几乎所有人都在沉默,但是没有人睡去。 

后座的糖果拍了下我的脑袋,这令我十分的厌烦,但是她之后的问题却提起了我的兴趣,也令整个车厢的气氛更加凝重。 

“呐,knight,苍会怎样?” 

苍,会怎样? 

被俘虏的苍,会怎样? 

我似乎能感受到自己的慌张,苍被俘虏了,她会怎样? 

上车的时候我们才知道和我们对打的是名为‘触手机器人’的电脑病毒,这种电脑病毒是一种散发福利的病毒,曾经一度深受各种二次元人士的好评。 

但是被俘虏的苍或许就没这么幸运了。 

“副队,我要去救人。”我似乎听见了零这样说,我从未听见她的声音在如今变得如此的坚定。 

“我要去。” 

“我也是。” 

…… 

很多人都这么说。 

“我也要去。” 

我也这么说道。 

“呐,副队,快发话吧。您也是知道的,苍……” 

“脑子说如果不把全员带回去,我可是会被拔鼻子的。”幻猫打断了糖果的话,整个车厢一片寂静,幻猫向前走了几步,拾起了一把匣子枪,对准车厢的自动驾驶系统,开了一枪。 

之后响起的,是紧急刹车的声音。 

此时,幻猫拿出了集体转移器。 

幻猫“红鼻子战队,范围整个车厢内,全体队员,转移。目标:试炼场。” 

GM“了解。” 

在转移前的一瞬间,我似乎看见了幻猫笑了。 

那是一种惨淡的微笑,似乎只有在说“永别了”的时候才用得到。 

之后,我们便出现在了废墟。 

“群体命令,红鼻子战队全体队员,武装权限开启,调整为中级模式。” 

“远距离武器火力集中,机械系正面攻击,魔法系侧面攻击,完毕。” 

幻猫的口令下了之后,所有人都开始行动。场面十分混乱。 

我开启了变形武装,手持着巨剑,冲向了怪物堆中。 

对于机械系的玩家来说,这种战役是再好不过的了。但是对于魔法系玩家来说,这种战役对他们来说简直是地狱。 

因为,魔法对机械怪物无效。 

…… 

一个小时后,幻猫用匕首割断了最后一个监禁室看守的电线。进入到了监禁室。 

褐色头发的女人被触手捆绑着,嘴被黑色的不明条状物封住,衣衫褴褛。 

不时有触手在她的身上游动。 

女人的眼睛,始终是闭着的。 

蓝发少年似乎要哭出来了。 

“苍,这回,是你走还是我走?” 

“老娘还活着。” 

…… 

之后,是苍灭泡友小剧场。 




帅莹:“怎么没有我!”

 

第五章 那是一个晴朗的早上。 

那是一个晴朗的早上,周六的样子。 

但是中午的时候,便开始乌云密布了。 

我坐在战队基地靠窗的位置,看着外面的乌云,只有一个想法——要下雨了。 

之后,果然下雨了。 

但是,这本应该是下雪的天气。 

灶台上的热水壶发出了“呜呜”的长鸣,我看了看桌子上的红鼻子茶原料还剩一半。慢慢悠悠的走到厨房的灶台边,把作响的热水壶用毛巾裹着抱到了桌子旁边,热水壶的下面被我垫了张破木板,以免烫坏了那张桌子。 

今天的红鼻子战队,意外的宁静。 

苍和幻猫在办公室里不知道做些什么事,只是一直紧闭着房门;半夏去了郊外采集红鼻子,大概要凌晨才能回来;哈金和其他人去捕捉坏孩子,她们要把坏孩子的鼻子拔下来,做成红鼻子茶的原料,因为红鼻子茶快没了。 

至于队长,他还是一如既往的把自己关在队长办公室。 

总之,这个房间只有我一个人。 

我将红鼻子茶切片放进了自己的茶杯中,用热水开始冲泡,之后慢慢的喝。 

一边喝,一边看着窗外的景象。 

这个游戏中的各种各样的玩家经过了窗户,偶尔还向窗户里面张望,当他们看见我的时候,不免会有点尴尬,但也只是跟我笑着打个招呼,快速离开。 

 

“红鼻子战队。” 

所谓全游戏最强的战队,没有人能敌过,即使是触手电脑病毒。 

打败了全游戏最难打败的石头副本,也成为了全游戏其他公会想要超越的目标。 

就算是我,也是费了点力气才进入这个工会的。 

但是这样的话,如果这个游戏遭遇灭顶之灾的话…… 

我们,必须要第一个进入那片位置的战场。 

灭掉,反叛者。 

不过,目前的状况,也只是平静罢了。 

外面响起了轰隆隆的雷声,还有……人类的,哀鸣。 

这不是什么灾难片,也不是什么刀剑神域,但是悄然无息的灾难却默默无闻的降临到了我们的头上。 

“警报!警报!被侵入!被侵入!” 

系统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砰”的一声,副队的办公室的门开了,从里面走出苍,还有衣衫不整的幻猫。 

“出什么事了?”我问苍。在这种场合,还是问衣着整齐的靠谱一点。 

“暂时不知道。”苍用手指灵活的在面前的小方框中预览着当日的新闻,皱了皱眉头。 

 

“所有的玩家们,你们好,现在由black’saber接任系统。” 

本应系统发出的声音中被替换了陌生的声音。 

“第一个命令,游戏进出口关闭!” 

“快!强制登出!”她手迅速的按下了‘登出’,但是,她颤抖了一下,倒在了她的**的怀中。 

我的耳边,响出了幻猫呼唤苍的声音。 

那种声音,像是撕心裂肺的动物的吼叫。 

“刚刚强制登出的玩家,他们的思维,保存在black’saber的城池的中央控制库,完毕。请玩家尽情享受游戏。” 

我的表情,似乎在那一刻凝固了,平常淡定自若的幻猫,在此刻发疯似的呼喊着苍的名字,在寂静的房间里回荡着,这绝望的声音。 

我想,子龙在的话,他一定会有办法的,可是,他不在。 

此刻,那个“黑色的剑”所广播的内容是“所有的玩家只有一条生命,就像现实世界一样,请珍爱生命……” 

幻猫沉下了脸,他已经确认刚刚和自己做不知名事情的苍已经沉睡了。 

他把苍放到了地上,对我说:“看好苍,她醒了来叫我。”之后一瘸一拐的推开了队长办公室的门,可惜的是,办公室里,没人,只有队长的一张写好的纸条。上面写着“等我回来。——脑子。” 

 

幻猫一脸的失望,我一脸的木讷。 

所有的思维在那一刻都停滞了,有的只有绝望,还有莫名的纠结感。 

“子龙,如果你还可以帮助我,请帮帮我吧。我想你。” 

我小声地默念,这种声音,似乎只有我听得见,却听得无比清晰。 

子龙:别这样。 

我的面前忽然出现了对话框,上面只有三个字。 

又沉默了片刻,那边又有话打来了。 

子龙:我想帮助你,打心眼里。一年的时间,你能回来吗? 

Knight:回来我娶你。 

子龙:…… 

Knight:感谢你,还有,对不起,我可能回不来了。 

我忽然感觉到有眼泪流下来了。 

我趴在桌子上哭了起来。 

此时,这是沉浸在悲痛中的,红鼻子战队,基地。 

 

第六章 黑剑的城与无尽背后的海

幻猫在难过和失落后,发送了战队成员的召集令。

很快,大家都回来了。

所有人都很快达成了共识,这回,我们要去一个地方,那个地方,是黑剑的城,也是苍的思维所在的地方。

似乎除了我,大家都不是很悲伤,大家还是像往常那样开着玩笑,偶尔唱两句凯尔特神话中的歌谣。

“听着,红鼻子战队的各位,我们日死官方的时候到了,为了苍不成为女X,为了拯救世界,我们去黑剑之城吧。虽然脑子说让我们先等一等,但是我想,大家是等不及的了吧。”

“所以,各位,请在13天之后到达那里,我们来会和。”

幻猫开启了麦克风,对所有人这样说。

“散会吧。”

命令下了之后,所有人都离开了。我也起身离开,准备回到单元楼的地下室去找点东西,打点行装。

我看着幻猫抱起了沉睡的苍,进了办公室。

他们,看来也要准备离开了。

三天后。

黑森林中,双马尾少女用巨大的铃铛打退了前面阻挡的触手机器人,之后在她面前的空气中画出了一个正方形,在上面的虚拟键盘上键入“鱼子:黑森林,怪物有点多。”

紧接着另一边也回答“糖果:尽量绕道而行。”

作为魔法系和机械系兼修的玩家来说,鱼子对于怪物的防御性能十分了解,但是她的攻击能力不是很好。

她在战队里面担任的角色是——奶娘。

换句话来说,就是保姆一类的角色,本身她自己也很喜欢照顾人。

 

但如今,红鼻子战队为了保留实力,分成了数路小队。

这些小队打破了原来分的ABCD组,而是以自由组合或者是耍单的模式向终极目标行进。

不过目前,还没有传出死讯。

这是最好不过的结果。

少女面前弹出了对话框,那是一份资料,上面写着“无尽之海”。

那是在FZ中出现的名词,也是对于半夏来说很喜欢的资料。

只是所谓的“无尽之海”,要有什么用途,便说不定了。

“如果想到达黑剑的城池,必须要渡过汪洋。”

“数据海。如果稍不留神,便会迷失在数据中,你的思维将会去到黑刃所在的城池,被关押。”

“也就是出局。”

资料上面,有几句话是这样写的。

但是,鱼子知道,她离那片海,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她心中默默地唱着一首法语歌,那首歌的名字叫做《看看你经过的路上》

 

第七章 在路上

在你的路上

被遗忘的迷失的孩子

把手交给他们

带他们

通向别样的明天

黑暗里的方向

希望的波澜

生活的热情

荣耀的扬长道

孩童时代的幸福

太快被忘却被擦逝

一道无尽的金黄亮光

直通往路的末端

黑暗里的方向

希望的波澜

生活的热情

荣耀的扬长道

——放牛班的春天(《看看你经过的路上》)



“喂,我说半夏,真的不用我陪着你?”

 

“熊孩子赶快走吧。”棕发少女这样说道。

“……”

于是,我就这样走了。

那是大概离开基地的第四天,我们已经到了触手森林。

触手森林是通向无尽之海的必经之路,而这条森林有许许多多的树木,他们都有着滑溜溜软柔柔的特点,还会分泌出黏稠稠的液体,把人捆住——总之这是一片充满和谐物的森林。

“啊,拯救世界什么的好烦。”棕发少女这样说道,点燃了火把.

 

之后,把森林,一把火烧掉了.

大约半天的时间,我从远处闻见了烤触手的味道,于是,就能想清楚所以然来了.

之后,我停在了无尽之海的边缘地带。

昨天夜里,我还在缠着半夏让她告诉我为什么她要这么努力的练等级打boss。

她说:“我要去看现实世界中的海。”

估计,这是一个比较完美的梦想罢了。

因为,有可能我们在最后都活不了。

这里的无尽之海,是一片极其危险的地方 ,只要掉下去,就再也上不来,如同沼泽一般。

但是我仍然在岸边看见了许许多多的玩家乘着船进入这片危险区域,之后沉了下去。

烧焦了的触手森林旁边,一个穿着校服的淡定傻X少女吃着烤鱿鱼串乖乖的跟在比她高半头的半夏旁边,用那种期待的眼神期望半夏能带上她,当然最后的结局是,被半夏打成一个背包,直接扔向了海的方向。


……


最新消息显示,幻猫背着苍预计在两天后赶到,让我们赶快做好接应准备。半夏提议我们可以做一艘维玛纳,但是太费金矿了,这样有点办不到。

 

第八章 生命的热枕

“抱歉,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办不到。”

石头正在打电话,而电话那边,是代表着正常被封闭的生存游戏的官方。

“正因为办不到,才要试试哦亲。”对面出来了一个特别不耐人听的声音。

“抱歉,我决定退出你们,回到红鼻子战队。”

“匡,”一声,怪兽挂掉了电话。

这是红鼻子战队来到black‘s’ saber之城的第三天。

幸运的是,他们没有受到追捕。

他们刚刚得到消息,作为副本boss的石头回来了。

他离开了官方。

只因为这场生存游戏。

而官方,却在撂了电话之后,夺取了浅音的思维,把她的思维和苍的一样,封在了城的中心。

之后,我们在城内进行对于城中心思维封锁器房间的搜索。

“叮铃铃……”

“喂?”

“是红鼻子战队的knight吗?”

 

“你是谁?”

“哦,我是官方。”

“找我干什么。”

“有兴趣合作吗?”

“什么……合作?”

“就像石头那样成为副本boss。还可以从这里活着出去哦。”

“抱歉,不稀罕。”

之后,很痛快的撂电话。

然后便是再一次的骚扰电话。

经历过五次这样的循环之后,第六次我选择了,设置黑名单。

而在设置完黑名单之后,我通过幻猫的消息,知道,有一个妹子,答应了官方的要求,现在已经成功的退出了这场生存游戏。

“卖掉灵魂,去干不正义的事情,还是丢掉思维或者生命,你选择哪个?”半夏问我。

“两者都不选,我要活着。”她没等我回答,自言自语道。

“半夏……”

“熊孩子快给我去搜查。”

她向我厉声呵斥。

“走吧奈特,去搜查吧。”九二把我拽走。

不过,这样漫无目的的搜查,真的能出来结果吗?

当晚,那个机械组成的城市下了好大的雨。

那个所谓的官方,向红鼻子战队的所有人都提出了邀请,但是除了那个妹子,没有人在乎那丰厚的报酬。

“两者都不选,我要活着。”

或许,所有人,打心眼里,就是这么说的吧。

 

第九章 黎明到来 

这是红鼻子战队到达黑剑之城的第十天,此刻是夜里。 

幻猫发现,苍的身体不见了。而另一方面,浅音的身体也不见了。 

所有人都陷入了不同程度的恐慌之中,能保持镇定的也只有几个核心人物。 

而在黑刃之城的中心,存放思维的基地内。 

苍的思维被禁锢在一个仪器中,但是她可以通过屏幕看见外面,听见外面的所谓‘工作人员’所说的话。 

最近,那些‘工作人员’正在研究一些计划,很令人不解。反正,最后他们回收了苍和浅音的身体,把她们的身体放在容器内,并且穿上一下不符合普通玩家的似乎是很高科技的衣服,作为最终boss。 

而浅音虽然来得时间很短,但是她也知道。 

“全游戏最强大的外挂瓦尔基里在我们手上。” 

所谓的瓦尔基里,可以称它为——战争女神。 

是游戏中常用的外挂中的一种。 

如今,很多玩家都有外挂,但是瓦尔基里具有最强的战斗能力,最强的防御力,但是这种武装变形的时间极短,而且也有可能使使用者脑思维混乱,导致在战斗过程中退出游戏,陷入昏睡阶段。 

所以,这种强大的外挂在机械系玩家中不怎么被采纳,而它的制作者也早在几个月前死亡,自然也在发布后得不到优化。 

而后来,使用这种外挂的,也只有奈特了。 

在这个大型游戏中,外挂不被全部禁止,只有小部分太过于逆天的外挂被系统封掉,于是也出现了在这个游戏中外挂满天飞的局面。 

 

而红鼻子战队只有少数的几个人有外挂。 

使用外挂的也只有机械系玩家。 

东方似乎有点要天亮的意思了,九月被旁边的幻猫推起来。幻猫由于失去了苍的身体,已经失神了一夜,似乎他也没有了灵魂了一样。 

“该出发了吗?”九月这样问旁边的幻猫,但幻猫显得很疲惫的样子,蜷缩着躺在了一边,似乎还有点发抖,但他似乎没有休息的意思。 

幻猫一言不发。 

九月只好从背包里调出了几块面包,自顾自的一边吃一边走开。 

而另一边,黑剑之城的主干道上,鱼子一跃而起,用子弹填满了自己的巨大铃铛,灵活的跳到了旁边的矮房上,举着巨大铃铛,像举着机关枪一样,对准下面密密麻麻的触手机器人。 

当一个跳跃机器人跳上矮房准备从后面攻击鱼子的时候,九二拽起旁边的垃圾桶砸向了在空中的跳跃机器人。 

“谢了,”鱼子微笑着对九二说,“不过,那种新型的机器人真的很难对付啊,你能帮我一下吗?” 

“大丈夫,”九二俏皮地笑着,拽起旁边的另外一个装满垃圾的垃圾桶,砸向跳跃机器人。 

而在黑剑之城的上空,迎着朝霞,出现了一个金色翘发,长发到腰,带着黑框眼镜,穿着奇怪服饰的少女。 

“半夏半夏带我去吧。” 

“不要。” 

“……”

 

第十章 黑色大陆

黎明到来了。

黑色的城被镀上了一层金色,但是一瞬间却被城中央散出的黑色的光芒掩盖。

所有的建筑,都变成了浑浊的颜色。

“金色的光芒,像给了我们一个耳光。

就连这个世界都拯救不了。

黑色的黎明,就像给了我们一个救赎。

只因为我们不是最强。

红鼻子战队,来接受审判吧。”

幻猫充满倦意的快要昏去,但是一瞬间他的耳机中响起了这么一段话。

说这些话的,是苍。

三个黑影,像演员一样由升降机被送到了黑色建筑的顶端,而这顶端上,有两个人,身着怪异服装的奈特,还有将头发梳成一个马尾的半夏。

而黑影,是身着奇怪服装的苍和浅音,还有一个金色碎长发,穿着带血宫廷装的独眼少女。

“是熊孩子的黑化啊。”半夏自言自语道,“都给我吃翔吧!”

“等等,别碰他们半夏,是苍啊!实体苍!”零通过话筒冲着半夏喊道。

此时,那个苍已经拿着匕首向半夏冲了上来,半夏一个转身,掏出了左轮手枪,打穿了苍拿匕首的右手。

“苍大爷!”

 

我听见了从半夏耳机里传来的零的哭号。

之后半夏跑进了黑色的建筑。

“喂!半夏,带我一个!”奈特向半夏跑去,但是却被那个穿着宫廷装的独眼少女拦住了。

“这是什么,这是什么啊喂!我不记得战队里有这个人还有这个是谁的黑化!”

“只有你的啊喂!”

话筒那边传来了半夏的声音:“熊孩子只有你吧啊喂!自己创造的烂摊子自己收拾。”

“啥?”

“听着,别拿伤痕当荣誉。否则,你永远是一个,失败者。”黑化的奈特这样对自己说道。

“那你也无权干涉。”

“其实你一直在想,‘我‘是什么啊!是什么的替代品吗?还是,独一无二的。”

“抱歉,我不想这样想。”

而另一边,幻猫拼了命地向那栋建筑跑去,路上不停的摔跤。

也不知是什么时候,道路变成了大理石的了,十分的滑。

“苍!……”

少年这样的呼唤着朋友的名字。

撕心裂肺。

 

第十一章 混乱

告诉我吧告诉我吧,

为什么爱心教堂的钟有13个时刻啊。

那是因为敲钟人多数了一个格子啊。

还是因为什么呢?

告诉我吧告诉我吧,

因为我已经快要疯掉了。

用多快的速度奔跑呢?

多快呢多快呢多快的……

系统【幻猫 已接近负值。】

幻猫在奔跑着的过程中,被从天而降的一位棕发的女性踹中了头部,一头栽倒在了地上,头把地摔出了一个大坑。

那位棕发的女性利落的拿出匕首直直地向幻猫的心脏部位扎去,但是幻猫一转身用他的手枪抵住,之后一枪打中了女性的大腿。

“别打!幻猫!那个是苍!”耳机那边,零已经哭得快不行了。

幻猫向后退了几步,他想和那个‘苍’周旋。

时间啊时间啊快停止吧。

我啊我啊我啊快疯掉了。

快告诉我这个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吧的啊。

 

我已经快不行了。

系统【幻猫 已进入负值】

忽然,幻猫的动作停住了,在苍的匕首又要扎来的时候,他用手枪冲着苍的左臂开了一枪,之后两个人以极快的速度相互对立,互不相让。

“苍!幻猫!别这样!”零大叫着,但是没人会听见了。

因为,这是两个黑化了的人的斗争啊。

屋顶上,两个奈特相对着。

“你还是觉得这样和我对立很有意义吗?”身着奇怪服装的奈特对着身着宫廷装的奈特道。

“那如果你是黑化,那你会干什么呢?”

“现在,还分得清,谁是黑化呢?”

“哈哈哈哈……”

系统【奈特 已进入负值】

一瞬间,整个游戏世界的广播系统被开启了,游戏各个角落的人们的面前出现了苍与幻猫决斗的场景。

“看啊,女士们先生们!”

“如今,这个世界,已经完全绝望了呢?!”

“让我们一起迎接死亡吧!”

两个奈特,像双子一样,在话语未落之时用匕首向对方捅着,似乎对方感觉不到疼痛。同样狰狞的笑,不同的着装。

之后,不小心从房顶上,两个人一起,坠落下来了。

“变形武装,瓦尔基里,开启。”

一瞬间,身着奇**装的奈特召唤出了巨大的钢铁翼,飞回了房顶,而身着宫廷装的奈特坠落下去,化为数据块,毁灭。


系统【奈特 距离强制登出,还有15min】

“15分钟吗?”

 

第十二章 终曲之章 

“奈特!15分钟什么?!你怎么了?”青柠通过话筒对话。 

“啊,没什么事,我太累了需要休息。”之后奈特强行关闭了话筒。 

而在另一边,半夏在回旋的大理石楼梯往下奔跑着,眼看着基地大门愈来愈近。 

等到她到了那里,她发现,在那里的人都倒下了,基地的大门是虚掩着的。 

半夏没敢直接进去,她把手枪上了膛,向里面象征性的开了两枪,之后她便一脚踹开门跑了进去。 

但是她刚进去就左肩中了一弹。 

她的正前面,是一位穿着黑衣的女孩。 

长得和她一模一样。 

“下次打右边。” 

那女孩这样说。 

“你叫什么?”半夏问那个女孩,躲避着那女孩的枪。 

“半夏,”那女孩答道。 

“渣渣,谁允许你叫我的名字的。”半夏趁着女孩给枪上膛,掏出匕首扔向了女孩,匕首直中女孩的腹部。 

半夏一跃而起,一脚踹了那个女孩的头,那个女孩被踹到了墙上。 

之后,化为数据块,消失不见。 

“看见自己这么没了真是令人不爽啊。” 

半夏自言自语地说道。 

 

她转身向基地更深处走去,这时她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距离那里很远的地方,幻猫和苍互相掐着对方的脖子,但是都没有掐死对方的意思。 

“喂…到这里了吗?”幻猫道,“跟我回去吧,回去之后,就算你用高跟鞋踩断我左手的骨头也没事的哦。” 

黑化的苍不说话。 

“真是的。”幻猫用没掐着对方的手从腰间掏出了一把匣子枪。 

里面,有两发子弹。 

在艰难之中,幻猫颤抖着按下扳机,对准的地方,是苍的心脏。 

所有人都听到了,那一声枪响,之后,又响起了另外一声枪响。 

之后,是枪掉到地上的声音。 

“幻猫!苍!” 

“副队!” 

“不……不要啊……” 

结束了…吗? 

基地深处。 

脑子也刚刚到达,他按下了解放思维的按钮。 

但是,似乎哪里错了的样子。 

他的正上方开始有一些异常的声响,他向旁边快跑了几步,往回看去竟然看见了刚刚自己站着的地方发生了坍塌,身着黑色长衣的浅音在烟雾散去后站在坍塌的地方,这时,半夏来了。 

令人不解的是,似乎半夏和浅音都无视了脑子,她俩打成一团了。 

 

浅音的速度很快,但可惜她没有武器,只能用拳头,而灵敏高的像猴似的半夏时不时还跑天花板去挂一会。 

最后,浅音膝盖中枪。 

“队长好,请问开关在哪?” 

“我已经把思维控制器的电源切了。” 

…… 

还剩,5min。 

半夏直接从大门口出去,并没有去天台。 

奈特看着自己愈来愈少的HP,才发现自己原来平常连绷带这种基本的恢复HP的药物都没有。 

看来,到死期了,呢。 

这时,天空响起了像SAO似的话。 

“各位玩家,危险解除。登出键已恢复。” 

真的是,太好了呢 。 

此时,从地底出现了打雷的声音,似乎地面在下陷。 

“这座城市,要坍塌了吧。”奈特自言自语道。 

而另一边,苍和浅音刚刚回到了所有人的旁边,幻猫中了一枪,但是HP还没有完全耗光,所以也一瘸一瘸的靠着苍的胸睡着了。 

自然,苍在灌给幻猫一大罐红药之后站起来用高跟鞋踩他右手手骨。 

 

至于为什么不踩左手手骨,你是懂得。 

“那,我们回到战队,今晚开party吧。大家也好久没有在一起开聚会了。”哈金提议,“让奈特熬红鼻子果酱吧。哎,奈特呢?” 

“似乎从刚刚广播完,就没再见过她。”零正在抱着苍大爷哭的欢,腾出两秒钟回答道。 

此时,距离强制登陆,还有10秒。 

9秒。 

城堡坍塌。 

8

7

6

5

开始掉下去 

4

3

2

1

在快要落地的时候,化为数据块,消失。 

 

第一季,完结。

热度(1)

© 红鼻子战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