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鼻子战队

原创作品交流小组!

【十一月主題·藥】——【古籍】

每个人都需要药,各种各样琳琅满目的药。
-1-
他这样蜷缩着,已经三天了,不吃不喝的呆在角落里。
三天前他从那个大法师手里拿到的药丸,被他不经脑子就吞了下去。
他现在到是毫不后悔,就这样蜷缩着,不觉得渴不觉得饿不觉得累。
思想无比的清晰,从未有过像这样的感觉。
自己就好像只剩下了大脑一样,就像是自己只是一个被泡在培养池里只用思考的大脑。
原来就听别人说过的理论。
自己就这在个角落里无声的思考着。
然后时间一定会争分夺秒的过去吧。
金发的人不由得把头往怀里埋的更深了。
在这个地方的话,他也不会找到我的吧?
-2-
从那个法师手里收到药丸已经三天了。
他也消失了三天了。
自己只记得这两件事情,就像是麻木了一样。
然后顺着想下去,再忘掉。
“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
那天他愤怒的说了。
然后就不见了。
自己没能挽留住他,一丁点儿都没有。
突然想起原来认识的那么几个人,好像在认识他的这两三年里已经渐渐把他们忘记了。
什么时候?
初次现身的时候还有联系。
在酒馆里一边打招呼一边还对自己说:
“嘿伙计,又出大事情了。”
在自己正大红大紫的时候还记得。
从小酒馆喝酒到通宵的时候还有见过面。
然后,在黑森林里刨他的时候………
等等,他是谁?
自己到底在围绕着什么思考,自己也不记得了。
只剩下还未消散的,口中药剂的苦味。

-3-
偷偷喝掉了那瓶药。
那瓶美丽的药,在黑暗中散发着紫色的微光。
最喜欢紫色了。
最喜欢。
最喜欢主人了。
最喜欢。
主人喜欢紫色。
他的侧面他的正面他的后面。
每日每夜都在观察都凝视着,偷偷的凝视着。
为什么不一直看着我,为什么在被打回来的时候还能带着笑容?
心里有点愤怒,原来的点滴突然超负荷的开始思考着。


-4-
我突然明白了。
瑞琪扶着墙壁,颤抖着将自己虚弱的身躯支撑起来。
我真真切切的明白过来了。
简单的吃了点东西,喝了点水,换了身衣服。
都是因为他的缘故吧。
他拎起剑,就这样穿着衬衫只身闯入夜色当中。

-5-
咯啦,咯啦,咯啦啦啦啦啦啦啦。
骨头零散着震荡着摩擦着,没有丝毫软体的缓冲。
咯啦啦啦啦啦的在风中,吹过缝隙发出斯斯的响声。
落俗的像是在哭泣一样。
自从那辆车撞上来后,身体的一部分就散开了落下了。
看着司机惊恐的脸,只是稍微动了下嘴唇。
并没有说些什么。
混杂着夜,一切随着思考纷乱着。
没有血肉,走在路上思考着思考着思考着自己忘记了什么。
突然耳边响起了风声,飕的,剑砍向自己,握着剑把的瑞琪从黑暗中突破出来。
咯啦。
剑进入血肉卡在颈椎骨中。
没有血喷出来。
感到手感不对的瑞琪一下子把剑收了回去。
RK缓缓的转过了头,动作是如此僵硬,骨头摩擦着发出声音。
“你是谁。”
他看着他问。
“你想干什么?”
RK不知道自己的情绪为何突然这么激动,从怀里摸出三支飞镖就甩了出去。
可瑞琪只是愣着。
你是谁。
一切都不平常的可怕。

-6-
库拉齐刷刷的砍下了骰子的头。
本来就是自己制作的人偶,被命中后,附在上面的能量消散了。
只是消散了能量吗?
库拉痛苦的大喘着气,随手抓起一件衣服披好,翻身下了床。
跑着。
满身伤痕,魔法的火焰的灼伤,赤着脚。
跑着。
紧紧抓住身上的斗篷,部分伤口已经在空气下发痛。
快速的跑下螺旋的楼梯,打开破旧却又沉重的地下室的门。
地下室里弥漫着已经刺鼻的香味,无色的药剂就在锅里慢慢的沸腾着。
属于我的药。
他把斗篷也丢在地上。
快点治愈我。

-7-
我想要主人。
这样的那样的这样的那样的只有在脑子里想出来的。
可我只是个人偶,是这么脆弱。
我死了,被主人杀死了。
药治愈了我。

-8-
再次毫不犹豫的杀人了。
金发的人倒在地上,金色的头发好看的散开着,血液有点发暗,在地上蔓延着。
一步步朝着自己爬过来。
我不认识这家伙。
突然头有点痛,从内而外的,自己也蹲了下来。
记忆,不断的涌出不断的翻滚放大原来的点点滴滴一次次所有的事情全部升华开爆裂出来。
是的。
他是一切我的困扰的重点。
他死了。
被我杀死了。
我还以为我不认识他。
身体缺失的部分开始剧烈的痛。
药拯救了我。
可药效最终消失了,需要我来面对。
颈上开始流血,昏昏沉沉的,同他倒在了一起。

-Last-
在一切一切的最后,也是不知道几天之后。
魔法师披着单衣,慢慢走在集市中。
他抛弃了自己的仆人,他归顺,开始了好人的生活。
人们同他愉快的打着招呼,丝毫不介意之前他曾做过什么。
下一瓶药要治愈谁?
END


热度(1)

© 红鼻子战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