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鼻子战队

原创作品交流小组!

【十一月主題·藥】——【黏黏】鏡面反射

01

我注视着面前的男人。
我确定我听到了他紧张的呼吸声,指关节轻叩桌面时急促的加速——哦,这很正常,每一个焦虑症患者都是这样,面对医生的时候看起来就像初恋的少年——或许这么说不大恰当,但我这个月可是收到了一大叠患者的情信呢。不,扯远了,现在我们来看看这个可怜的消瘦的男人。
他头发凌乱,看起来十分憔悴,眉毛无力地掩在刘海后面,胡茬冒出来,应该有段时间没刮了。那一头原本耀眼的金发失去了光泽,真可惜,如果他的病症治好的话,应该能再明亮起来吧?我看到他眼睛里的血丝了,过度焦虑引发的失眠?他安静地坐着,衣着非常整齐得体,我暗自庆幸这个男人还没有严重到无法控制正常生活的程度。
“嘿,先生。您的症状是怎样的呢?”...

【十一月主題·藥】——【蠟燭】

总而言之就是棕色头发的么么X红色头发的么么,棕色简称W(。)么么党的请慎重因为这篇的么么……呃,总之看了就明白了,先打个预防针。如果都接受的了请不要大意的往下拉……

这不是你的错。
W哭着对我说了这句话。
眼泪从她白到透明的手掌上滑落,滴在天使一样洁白的连衣裙上。阳光透过树荫,大朵大朵的黑色烙印在她的身上,她的手中紧紧握着一个小巧的小小药瓶。
你不可以把这个瓶子打开,我的公主,里面是一滴足矣致命的东西,请千万哪不要打开,么么。
作为结束语的话不再是“我的公主”、“尊敬的公主殿下”、“么么公主”、如同出炉的面包一样蓬松的话语,“么么”——么么。么么。
谁允许你叫我的名字了?于是我打了W。她从树桩上跌落下来,...

【十一月主題·藥】——【哈金】

0

  那是一个古旧的房屋,灰尘在门口堆积了厚厚的一层。破旧的被虫子霉菌腐蚀啮咬的木板上连纤细的小女孩踩上去都吱呀作响。正在小心翼翼踮着脚走路的女孩子拥有着一头让人宁静心神的水蓝色长发,怀中抱着一只打满补丁的毛毛熊。巴掌大的小脸上挂着最甜美最天真的笑,却有着一双狡黠的眸子来回转动着扫视着周围。

  这里面是有人的,或许是因为病魔缠身或者是已经老得走不动的地步,很久都没有人打扫过了。

  当然,不排除那个人是故意的。

  屋子里面传来一把男声,声音磁性动听:“谁?”

  小女孩微微一愣,迅速转过身,发尾在空...

【十一月主題·藥】——【古籍】

每个人都需要药,各种各样琳琅满目的药。
-1-
他这样蜷缩着,已经三天了,不吃不喝的呆在角落里。
三天前他从那个大法师手里拿到的药丸,被他不经脑子就吞了下去。
他现在到是毫不后悔,就这样蜷缩着,不觉得渴不觉得饿不觉得累。
思想无比的清晰,从未有过像这样的感觉。
自己就好像只剩下了大脑一样,就像是自己只是一个被泡在培养池里只用思考的大脑。
原来就听别人说过的理论。
自己就这在个角落里无声的思考着。
然后时间一定会争分夺秒的过去吧。
金发的人不由得把头往怀里埋的更深了。
在这个地方的话,他也不会找到我的吧?
-2-
从那个法师手里收到药丸已经三天了。
他也消失了三天了。
自己只记得这两件事情,就像是麻木了一样。
然后顺着想下去,...

【十一月主題·藥】——【阿鏡】

安迪想他应该是感冒了,两年都没出现过的感冒。 
今天是星期六,明文规定可以不用上班不用累死累活地工作,虽然医生这一行闲的时候特别闲可以用ipad连续看个几部一百多集的家庭伦理剧。可忙的时候自然也有一天24小时7场手术平均一场三个小时剩下三小时刚好用来睡觉吃饭准备器械的场景。虽然大多时候都显得特别闲,这种忙得哭爹喊娘的场景最多出现过一次。 
安迪看着水银柱表面一直停留在37摄氏度居高不下,微微扶额,水红色微凉的短发通过指尖将凉意传到神经末梢。 
如今庄园中大事名人多了去了,一年到头也不见有几个人生病,自从隔壁药店开张后这里就很少有人来过,正好安迪这种喜静的性子也落下了不少...

【十一月主题·药】——【羽子】

【十一月主题·药】——【隐逸】

【十一月主题·药】——【小五】

【十一月主题·药】——【锁子】

【十一月主题·药】——【浅音】

我关注的人

© 红鼻子战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