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鼻子战队

原创作品交流小组!

【十一月主題·藥】——【黏黏】鏡面反射

01

我注视着面前的男人。
我确定我听到了他紧张的呼吸声,指关节轻叩桌面时急促的加速——哦,这很正常,每一个焦虑症患者都是这样,面对医生的时候看起来就像初恋的少年——或许这么说不大恰当,但我这个月可是收到了一大叠患者的情信呢。不,扯远了,现在我们来看看这个可怜的消瘦的男人。
他头发凌乱,看起来十分憔悴,眉毛无力地掩在刘海后面,胡茬冒出来,应该有段时间没刮了。那一头原本耀眼的金发失去了光泽,真可惜,如果他的病症治好的话,应该能再明亮起来吧?我看到他眼睛里的血丝了,过度焦虑引发的失眠?他安静地坐着,衣着非常整齐得体,我暗自庆幸这个男人还没有严重到无法控制正常生活的程度。
“嘿,先生。您的症状是怎样的呢?”...

【十一月主題·藥】——【哈金】

0

  那是一个古旧的房屋,灰尘在门口堆积了厚厚的一层。破旧的被虫子霉菌腐蚀啮咬的木板上连纤细的小女孩踩上去都吱呀作响。正在小心翼翼踮着脚走路的女孩子拥有着一头让人宁静心神的水蓝色长发,怀中抱着一只打满补丁的毛毛熊。巴掌大的小脸上挂着最甜美最天真的笑,却有着一双狡黠的眸子来回转动着扫视着周围。

  这里面是有人的,或许是因为病魔缠身或者是已经老得走不动的地步,很久都没有人打扫过了。

  当然,不排除那个人是故意的。

  屋子里面传来一把男声,声音磁性动听:“谁?”

  小女孩微微一愣,迅速转过身,发尾在空...

【十一月主題·藥】——【古籍】

每个人都需要药,各种各样琳琅满目的药。
-1-
他这样蜷缩着,已经三天了,不吃不喝的呆在角落里。
三天前他从那个大法师手里拿到的药丸,被他不经脑子就吞了下去。
他现在到是毫不后悔,就这样蜷缩着,不觉得渴不觉得饿不觉得累。
思想无比的清晰,从未有过像这样的感觉。
自己就好像只剩下了大脑一样,就像是自己只是一个被泡在培养池里只用思考的大脑。
原来就听别人说过的理论。
自己就这在个角落里无声的思考着。
然后时间一定会争分夺秒的过去吧。
金发的人不由得把头往怀里埋的更深了。
在这个地方的话,他也不会找到我的吧?
-2-
从那个法师手里收到药丸已经三天了。
他也消失了三天了。
自己只记得这两件事情,就像是麻木了一样。
然后顺着想下去,...

【十一月主題·藥】——【阿鏡】

安迪想他应该是感冒了,两年都没出现过的感冒。 
今天是星期六,明文规定可以不用上班不用累死累活地工作,虽然医生这一行闲的时候特别闲可以用ipad连续看个几部一百多集的家庭伦理剧。可忙的时候自然也有一天24小时7场手术平均一场三个小时剩下三小时刚好用来睡觉吃饭准备器械的场景。虽然大多时候都显得特别闲,这种忙得哭爹喊娘的场景最多出现过一次。 
安迪看着水银柱表面一直停留在37摄氏度居高不下,微微扶额,水红色微凉的短发通过指尖将凉意传到神经末梢。 
如今庄园中大事名人多了去了,一年到头也不见有几个人生病,自从隔壁药店开张后这里就很少有人来过,正好安迪这种喜静的性子也落下了不少...

【十月主題·林】——【如雪】

木桥已经破旧不堪了,下面的云层带着薄凉微湿的水汽。地上的草丛肆无忌惮的长着,就算乱七八糟也没人去说它们不漂亮。树根从湿润的土中凸显出来,更有甚者直接从土中翻起,完全暴露在空气之中。森林里的路纵横交错,一路上诡异的植物并不嫌少。鲜艳危险的大蘑菇上长出了几只小蘑菇,颜色艳丽,体型庞大的特点无一不在昭显着它们所含有的毒是多么令人害怕。而对于那些不知名的植物——没必要记住名字,它们也没有名字,它们将各种形状颜色混在一起,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这儿与其他地方太不同了,沼泽中类似荷叶一样的东西,居然是灰色和墨绿色交杂在一起的。当然,在这里,植物是主宰,随处可见的藤蔓有时会垂下粗壮的枝条,或是调...

【十月主題·林】——【古籍】

林。
二木成林,从拆字的角度来说。
当然,怎么可能。
--
那是初秋微凉的早晨,晴朗的天空上连块路过的云都没有,就像是全都被凝结在自己的家中一样,什么都没出来。
就剩着太阳一个人瞪着它的大脸盘,使人不得不想起小学时的作文
诸如 啊,蔚蓝的天晴空万里一望无际,什么都没有。 什么的。
很奇妙,大家总是喜欢用这样的语气开开玩笑什么的。
--
雪山上的温度还是如平常一样冷,晴朗无云的天气只是多了一分太阳辐射,强烈的雪山风暴席卷着冰盖和积雪,包括那座就像平地而起的城堡。
要怎么说呢,那里暂且算是个旅游景点吧…可是任凭粉丝在外面吼“北叔别搞基了快出来!”“库拉拉爱意洗铁路!”“快出来!”什么的,城堡的...

【十月主題·林】——【黏黏】無源

无源

极端寂静也有点好处的。

凝雷换了身衣服开始烤肉,枯木燃烧的噼啪声很好地掩饰了尴尬。一切都很和谐,除了他那身大仙般的纱衣。对面的男人看着就笑出声来,目光直指他若隐若现的身体。然而他就这么坐着,坐在窜起一米多高的火苗后面,坦然地接受万物的凝视,像隐匿于月色里的神般有着无可亵渎的美感。

男人笑不出来了。

打破寂静的倒是凝雷。

“见到过萤火草吗?”

男人摇摇头,他光注意找人了,把早上凝雷交代的话忘了个一点儿不剩。想了想,还是低声道:“抱歉。”

“……那倒是没什么大用处,只是这儿的野蘑菇必须要用萤火草去毒的……可惜了,蘑菇炒蛇肉味道很棒。”凝雷笑着指指手里的烤肉,“现在直接吃烤肉吧,也很不错的。”

星星点点的荧光...

【十月主題·林】——【奈特】

郊外连绵成片的黑森林,林下葬着再也回不来的人。——么么·摩尔 

塞拉,死在了时光中,还是说他,就不应该存在。如今的我,从卧室的阳台眺望着远处阴森森的森林,这样想。 

他是无辜的,也是可恶的,更是悲哀的。但是捷克哥哥没有说什么,对于塞拉的事,他没有说什么。 

有一次,我会问起捷克哥哥,塞拉他还会不会回来。 

捷克哥哥站起来走到我的身旁,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肩膀,叹了口气,之后,离去。 

或许我不明白,或许我太幼稚,但是,这一切,恐怕都是为了我吧。 

每一次,每一次,当我落寞的时候我会到那片森林里去,那个时候黑森林早已开放。我一个人站在林中的空地中,默默...

【十月主題·林】——【阿鏡】

森林这种适合适杀人藏尸阴森恐怖的地方庄园从来不缺。

当然,如果可以把刺鼻的铁锈味和斑驳的红色从视线中抹去的话,这里姑且可以算得上是个很不错的地方。

库拉站在树林正中央,抹去脸上的血迹,血液干涸后形成的暗红色斑块稀稀疏疏的分布在紫色绸缎的各个部分。魔法师歪了歪脖子,“咔嚓”一声,颈椎处发出清晰的肌腱收缩关节软骨绕动的声音。然后他就一直保持着这个怪异的姿势同往常一样将双手抄进宽大法师袍的口袋中。

紫色而被几乎所有人都视为不祥的瞳孔高高仰起,覆盖于左眼眼睑处的一滩红色液体将视线内的天空染成稠黏的红色。

库拉甩了甩前额过长的刘海,踏过满地的红色,鞋底碰触到液体表面发出轻微的音响。

——“他们很讨厌你。”

——“很...

【九月主題·鎖】——【Kage】囚徒

我关注的人

© 红鼻子战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