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鼻子战队

原创作品交流小组!

【十一月主題·藥】——【黏黏】鏡面反射

01

我注视着面前的男人。
我确定我听到了他紧张的呼吸声,指关节轻叩桌面时急促的加速——哦,这很正常,每一个焦虑症患者都是这样,面对医生的时候看起来就像初恋的少年——或许这么说不大恰当,但我这个月可是收到了一大叠患者的情信呢。不,扯远了,现在我们来看看这个可怜的消瘦的男人。
他头发凌乱,看起来十分憔悴,眉毛无力地掩在刘海后面,胡茬冒出来,应该有段时间没刮了。那一头原本耀眼的金发失去了光泽,真可惜,如果他的病症治好的话,应该能再明亮起来吧?我看到他眼睛里的血丝了,过度焦虑引发的失眠?他安静地坐着,衣着非常整齐得体,我暗自庆幸这个男人还没有严重到无法控制正常生活的程度。
“嘿,先生。您的症状是怎样的呢?”...

【十一月主題·藥】——【奈特】

惡所不知道的愛與被愛

么么登基了,她成为了摩尔王国的女王。

而几年前,黑魔法给她的阴霾,还没有完全消散。

洛克对她提议,杀了库拉吧,是他给陛下您带来了这么多伤害。

么么下令杀了库拉。

洛克对她建议,杀了捷克吧,是他给陛下您带来这么多麻烦的。

么么下令杀了自己的亲哥哥。

洛克对她建议,杀了老菩提吧,是他没有跟陛下您说实话,使得您不知道杰拉德就是塞拉王子的。

么么下令,杀了像父亲一样的菩提大伯。

此时,摩尔王国全城上下陷入了恐慌之中。整个王国被笼罩在女王暴政的阴霾中。

很多人开始想要灭掉摩尔皇室,但总是被忠心耿耿的瑞琪镇压下去。

之后,有一天,瑞琪去远征了。

他带领骑士团,屡立战功。

洛克对么么建议,杀了瑞琪吧。他在红龙战...

【十一月主題·藥】——【蠟燭】

总而言之就是棕色头发的么么X红色头发的么么,棕色简称W(。)么么党的请慎重因为这篇的么么……呃,总之看了就明白了,先打个预防针。如果都接受的了请不要大意的往下拉……

这不是你的错。
W哭着对我说了这句话。
眼泪从她白到透明的手掌上滑落,滴在天使一样洁白的连衣裙上。阳光透过树荫,大朵大朵的黑色烙印在她的身上,她的手中紧紧握着一个小巧的小小药瓶。
你不可以把这个瓶子打开,我的公主,里面是一滴足矣致命的东西,请千万哪不要打开,么么。
作为结束语的话不再是“我的公主”、“尊敬的公主殿下”、“么么公主”、如同出炉的面包一样蓬松的话语,“么么”——么么。么么。
谁允许你叫我的名字了?于是我打了W。她从树桩上跌落下来,...

【十一月主題·藥】——【哈金】

0

  那是一个古旧的房屋,灰尘在门口堆积了厚厚的一层。破旧的被虫子霉菌腐蚀啮咬的木板上连纤细的小女孩踩上去都吱呀作响。正在小心翼翼踮着脚走路的女孩子拥有着一头让人宁静心神的水蓝色长发,怀中抱着一只打满补丁的毛毛熊。巴掌大的小脸上挂着最甜美最天真的笑,却有着一双狡黠的眸子来回转动着扫视着周围。

  这里面是有人的,或许是因为病魔缠身或者是已经老得走不动的地步,很久都没有人打扫过了。

  当然,不排除那个人是故意的。

  屋子里面传来一把男声,声音磁性动听:“谁?”

  小女孩微微一愣,迅速转过身,发尾在空...

【十一月主題·藥】——【古籍】

每个人都需要药,各种各样琳琅满目的药。
-1-
他这样蜷缩着,已经三天了,不吃不喝的呆在角落里。
三天前他从那个大法师手里拿到的药丸,被他不经脑子就吞了下去。
他现在到是毫不后悔,就这样蜷缩着,不觉得渴不觉得饿不觉得累。
思想无比的清晰,从未有过像这样的感觉。
自己就好像只剩下了大脑一样,就像是自己只是一个被泡在培养池里只用思考的大脑。
原来就听别人说过的理论。
自己就这在个角落里无声的思考着。
然后时间一定会争分夺秒的过去吧。
金发的人不由得把头往怀里埋的更深了。
在这个地方的话,他也不会找到我的吧?
-2-
从那个法师手里收到药丸已经三天了。
他也消失了三天了。
自己只记得这两件事情,就像是麻木了一样。
然后顺着想下去,...

【十一月主題·藥】——【阿鏡】

安迪想他应该是感冒了,两年都没出现过的感冒。 
今天是星期六,明文规定可以不用上班不用累死累活地工作,虽然医生这一行闲的时候特别闲可以用ipad连续看个几部一百多集的家庭伦理剧。可忙的时候自然也有一天24小时7场手术平均一场三个小时剩下三小时刚好用来睡觉吃饭准备器械的场景。虽然大多时候都显得特别闲,这种忙得哭爹喊娘的场景最多出现过一次。 
安迪看着水银柱表面一直停留在37摄氏度居高不下,微微扶额,水红色微凉的短发通过指尖将凉意传到神经末梢。 
如今庄园中大事名人多了去了,一年到头也不见有几个人生病,自从隔壁药店开张后这里就很少有人来过,正好安迪这种喜静的性子也落下了不少...

【奈特】紅鼻子戰隊默示錄

紅鼻子戰隊默示錄


第一章:总之,是这里了吧 

秋天,至少在游戏中是这个季节。我站在托托尼克尼西亚复古商业街的街口,拿着一封迁址信蛋疼的站在这里。我的感官系统闪过秋风的寒意,但是你妹的这寒意也快赶上冬天了。我确认了一下自己穿着的是战队的队服,而不是那件中式大爷装才迈步走进那条街。 

直到昨天,我才从哈金那孩子那里接到战队迁址的通知函,之后我就不禁头疼了。 

本来原址那里跟农场似的,正好可以培植点红鼻子茶也挺好,非要搬到这里,当然购物是方便了,只是交通安全问题没有把握,即便游戏里面被车撞了不会死。 

等等,如果是战队和战队之间要开打了也有可能,...

【零】枯草(西库西|零西|库骰|意识流向|略黑)

暗巷里,青年,尸体,不断增加表面积的血液,液体中映出他金色的发,还有折断的头颈中露出的骨。

这是一个由红色开启的故事。

枯草季 

大白雾,漫天模糊,整个城的店铺都歇了,西咪握着油纸伞沿着河岸走,船仍在开着,闷闷水声在空旷的码头上回响。 

小哥,要些鱼吗。 

渔翁的声音在湿漉漉的空气中听不真切,恍恍惚惚像是随着水波摇晃。 

家离得远,怕是鱼死了不新鲜,妹妹会责怪的。他笑着推脱。 

没关系,我用柳条穿了它腮,能活久的。老人也笑,咧开嘴。 

那就这一条吧。手指随性的一指。 

渔翁抓起船上一条银色鲤鱼,麻利的抓起端口尖利的柳条,刺进去,鱼在那双手里轻...

【十月主題·林】——【如雪】

木桥已经破旧不堪了,下面的云层带着薄凉微湿的水汽。地上的草丛肆无忌惮的长着,就算乱七八糟也没人去说它们不漂亮。树根从湿润的土中凸显出来,更有甚者直接从土中翻起,完全暴露在空气之中。森林里的路纵横交错,一路上诡异的植物并不嫌少。鲜艳危险的大蘑菇上长出了几只小蘑菇,颜色艳丽,体型庞大的特点无一不在昭显着它们所含有的毒是多么令人害怕。而对于那些不知名的植物——没必要记住名字,它们也没有名字,它们将各种形状颜色混在一起,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这儿与其他地方太不同了,沼泽中类似荷叶一样的东西,居然是灰色和墨绿色交杂在一起的。当然,在这里,植物是主宰,随处可见的藤蔓有时会垂下粗壮的枝条,或是调...

【十月主題·林】——【古籍】

林。
二木成林,从拆字的角度来说。
当然,怎么可能。
--
那是初秋微凉的早晨,晴朗的天空上连块路过的云都没有,就像是全都被凝结在自己的家中一样,什么都没出来。
就剩着太阳一个人瞪着它的大脸盘,使人不得不想起小学时的作文
诸如 啊,蔚蓝的天晴空万里一望无际,什么都没有。 什么的。
很奇妙,大家总是喜欢用这样的语气开开玩笑什么的。
--
雪山上的温度还是如平常一样冷,晴朗无云的天气只是多了一分太阳辐射,强烈的雪山风暴席卷着冰盖和积雪,包括那座就像平地而起的城堡。
要怎么说呢,那里暂且算是个旅游景点吧…可是任凭粉丝在外面吼“北叔别搞基了快出来!”“库拉拉爱意洗铁路!”“快出来!”什么的,城堡的...

我关注的人

© 红鼻子战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