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鼻子战队

原创作品交流小组!

【十月主題·林】——【黏黏】無源

无源

极端寂静也有点好处的。

凝雷换了身衣服开始烤肉,枯木燃烧的噼啪声很好地掩饰了尴尬。一切都很和谐,除了他那身大仙般的纱衣。对面的男人看着就笑出声来,目光直指他若隐若现的身体。然而他就这么坐着,坐在窜起一米多高的火苗后面,坦然地接受万物的凝视,像隐匿于月色里的神般有着无可亵渎的美感。

男人笑不出来了。

打破寂静的倒是凝雷。

“见到过萤火草吗?”

男人摇摇头,他光注意找人了,把早上凝雷交代的话忘了个一点儿不剩。想了想,还是低声道:“抱歉。”

“……那倒是没什么大用处,只是这儿的野蘑菇必须要用萤火草去毒的……可惜了,蘑菇炒蛇肉味道很棒。”凝雷笑着指指手里的烤肉,“现在直接吃烤肉吧,也很不错的。”

星星点点的荧光...

【十月主題·林】——【奈特】

郊外连绵成片的黑森林,林下葬着再也回不来的人。——么么·摩尔 

塞拉,死在了时光中,还是说他,就不应该存在。如今的我,从卧室的阳台眺望着远处阴森森的森林,这样想。 

他是无辜的,也是可恶的,更是悲哀的。但是捷克哥哥没有说什么,对于塞拉的事,他没有说什么。 

有一次,我会问起捷克哥哥,塞拉他还会不会回来。 

捷克哥哥站起来走到我的身旁,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肩膀,叹了口气,之后,离去。 

或许我不明白,或许我太幼稚,但是,这一切,恐怕都是为了我吧。 

每一次,每一次,当我落寞的时候我会到那片森林里去,那个时候黑森林早已开放。我一个人站在林中的空地中,默默...

【十月主題·林】——【阿鏡】

森林这种适合适杀人藏尸阴森恐怖的地方庄园从来不缺。

当然,如果可以把刺鼻的铁锈味和斑驳的红色从视线中抹去的话,这里姑且可以算得上是个很不错的地方。

库拉站在树林正中央,抹去脸上的血迹,血液干涸后形成的暗红色斑块稀稀疏疏的分布在紫色绸缎的各个部分。魔法师歪了歪脖子,“咔嚓”一声,颈椎处发出清晰的肌腱收缩关节软骨绕动的声音。然后他就一直保持着这个怪异的姿势同往常一样将双手抄进宽大法师袍的口袋中。

紫色而被几乎所有人都视为不祥的瞳孔高高仰起,覆盖于左眼眼睑处的一滩红色液体将视线内的天空染成稠黏的红色。

库拉甩了甩前额过长的刘海,踏过满地的红色,鞋底碰触到液体表面发出轻微的音响。

——“他们很讨厌你。”

——“很...

【九月主題·鎖】——【Kage】囚徒

【九月主題·鎖】——【魚子】重生

【你能相信吗?这个世界上有两个一样的(你)】


“公主是一个胆小的人”金碧辉煌的皇宫里,走廊上的仆人如此交头接耳着。上一任国王过世已经有好几个月了,而下一任执政者的加冕仪式却迟迟没有开始。周边的各个国家都开始虎视眈眈,而一些狂热的好战分子也蠢蠢欲动。国家在陷入了一片水深火热之中。处于这风口浪尖的,正是年幼的公主,摩尔王八世最心爱的女儿。


“没有错,我是一个没用的人”年轻的公主不只一次这么对自己说。空旷的城堡回荡的清晰的脚步声,还有大臣们表面上和蔼实则内含诡计的眼神。都无不让她不感到害怕。公主蜷缩着身体,双手捂着脑袋。感觉自己不知道身在何处。那是一个奇妙的地方,公主睁开眼睛。四...

【九月主題·鎖】——【如雪】忘川鎖

七夕过后,便是中元。很少有人记得这个节日。 
很多人会喜欢庆祝七夕,但它本身并没什么意义。我住在这,就只静静望向外面。这地方只有我一个人,我每日闲坐于此,虚度光阴。 

我曾经爱过一个人。这个人不被别人认可也不被我认可。他是个奇怪的人,每次都独来独往,似乎没什么朋友,极爱黑夜出行。没人能探寻到他的踪迹,他总神不知鬼不觉的偷偷地留下一些痕迹,证明他来过。 
我从未了解过他,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是个有魅力的人。他像迷雾一样,不肯透露给别人一点秘密。在我还年轻气盛时也没去关注,只是固执的追着他。无论他有错没错。 
时间久了,也或多或少明白了一些事情。但我还是混混沌沌的看不清...

【九月主題·鎖】——【黏黏】未亡之詩

午夜。 
老旧的路灯在闪烁几下后终于咽气,于是这条小巷连那最后一点光明都沉于黑暗。如果盯着里面仔细看,依稀可以看到一个头发卷卷的小女孩,坐在满地青苔的墙边,摊开的手掌上有一点荧光。 
她甜美的笑颜绽放开来,目光投向了隐匿在一片虚无中的男人。 

艾尔是被文件袋拍在桌子上的声音吵醒的,当他惨白着一张脸顶着俩喜感的黑眼圈抬头的时候,人已经走了。他略有点迟疑把纸袋沿着桌面拖到眼前。文件夹终于崩坏,散开的袋口滑出一大摊纸。艾尔望了眼最上面一张,很清楚地看到上面“2009年度作案记录”几个大字,立刻扯过文件袋来一看:RK调查报告。 
警长大人眯起眼,再度趴在桌上准备补个觉。...

【九月主題·鎖】——【墨香】禁錮

下着雨,屋檐上淅淅沥沥的淌着亮晶晶的水柱,购物街上EsteeLauder广告牌、掉在地面的彩旗,看上去竟同栩栩如生的油画。弗兰克斜跨着单肩背包在一家书店里躲雨,出于无聊,随手抽出在柜台上的杂志,翻了两页,书店的音响里流出低声的背景音乐,嗯,好像是门德尔松的交响曲,是弗兰克喜欢的一支曲子。
一个店员走过来问他需不需要帮助,他摆摆手拒绝了。店员也转身走了。
弗兰克突然感到了一种难以言表的悲伤——因为转身而去的背影,有点像一个人,那个没有对弗兰克有丝毫多余感情的人,却让弗兰克喜欢不已的人。
弗兰克合上书放回原处,坐在了旁边空空的座椅上。
他的记忆到底还是一步步离去了,忘却的事情确实太多,甚至他觉得连最关键...

【零】光和熱和影子(R13)

常青藤一缕缕抽丝般生长,合着柳树一起将藤梢浸入水中,天空泛着碧蓝,云层轻圌盈且悠远的漂浮,远处的山色苍翠,像是罩在雾里的城市。

银发少年扯着水洗蓝长袍跪坐在水边,碧绿大湖映照着他瓷白泛着病态的脸庞,一两只红喙的水鸟偶尔在他身旁的浅水里停歇。

只有我一个人了。他想。

光与热与影子

库拉和RK的关系其实说起来很简单,肉体加行为的合作,但是缘由却是一时半会扯拉不清的,仔仔细细说出来得耗个三天三夜,简称孽缘。

那就算姘头呗。

一开始我也没想这样啊。——第一次被RK压在身子底下的时候,库拉委屈的想。

那时候他们刚刚躲过骑士团的追捕,一身是伤且疲惫无比。

骑士团长要忙很久了。RK甩甩手上的属于骑士们的血液笑起来,从贴身口...

【哈金】今生僅此一人

《秋色》

阳光终年普照在这个温暖的小镇,很普通的镇子里也有一个不大不小的教堂。教堂尖尖的顶上立着肃穆的十字架,纯白色的顶端反射着金色的阳光,折射到朴素的砖铺到的小路上。犹听见教堂里唱诗班的孩子们在唱着一些朦胧模糊却腔调悠扬的曲子。

忙碌的人们穿梭在各个街道上,熟人们擦肩而过的时候会说一些:“啊,早安!”“嗯,早啊,今天要去哪里?”之类的话;孩童们举着风车和糕点小吃在街上跑跑跳跳大声欢笑;偶尔会有情侣们手牵着手,对视一眼之后羞涩地羞红了脸低下了头。

海港的帆船早就抛下了巨大的锚将它死死固定在这个不算大的港口,甲板上的船长和水手举着用枫糖浆酿成的酒相互干杯,古铜色的皮肤泛着蜜一般的光泽,风霜在他们硬朗的...

我关注的人

© 红鼻子战队 | Powered by LOFTER